中国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 - 国内要闻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新闻

中国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

      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  发布日期:2014-12-14 11:29:50

今天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也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以立法形式确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后的第一个纪念日。今天上午,南京举行国家公祭仪式,全城鸣笛向死难者致哀。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活动。

较早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发布7602件新征文物史料;江苏省南京市档案局公布馆藏的100份南京大屠杀案“市民呈文”原档影印件;国家公祭网和纪念馆官网每天发布一个幸存者的口述证言,连续100天……这些证据的公开和发布,都只为让世人记住——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残忍暴行。

77年前,侵华日军在南京进行的大屠杀,是中华民族无法抹去的惨痛记忆。首个国家公祭日前,《法制日报》记者采访国际法专家、历史学者、国际关系专家,他们一致认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是严重违反国际法、战争法的罪行,是严重侵犯人权的暴行,这个结论不容置疑。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罪行不容否认

1937年12月13日,日军侵占南京后,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大肆屠杀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和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时间长达六周,遇难者总数达三十万人以上。市内发生两万多起强奸、轮奸的暴行,南京城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这一期间,南京三分之一的建筑被毁坏,无数公私财物被掠夺,文化古都遭受了一场空前的劫难。这一惨绝人寰的历史事件,是兽性践踏人性、人权的最突出、最有代表性的一例,这一场浩劫,将永远印记在人类的文明史上——由3361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属和幸存者联合起草,以中国人权研究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名义向联合国人权机构发出的公开信中如是痛述。

南京市民哈马氏于1945年11月2日呈报给时任南京市长马超俊的“市民呈文”(“市民呈文”是市民呈送的关于侵华日军在南京犯下反人类暴行的真实记录的文书。一些“市民呈文”作为证据提供给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并被采纳——记者注),无声地控诉日军暴行:日军由雨花台破城而入,假借搜索中国兵为名侵入氏家,即指氏子国栋为中国兵,并索取财物,见室内妇女居多,兽性发作,将氏子国栋加以痛打,以致腿折肢崩……将氏5岁孙女存子用刺刀劈开头颅,将次孙女招子腹部穿洞,继将氏媳马氏刺死,又将已受伤的氏子国栋枪毙,连同媳腹内共计大小五口死于非命……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发布7602件新征文物史料。这些史料来自中国、美国、日本、英国、德国等14个国家,内容涉及南京大屠杀、性暴行、毒气战等日本侵华罪行。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研究会副会长、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经盛鸿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侵华日军对手里没有任何武器的老百姓实施大屠杀,把他们包围起来用机枪扫射。南京老百姓被日军疯狂的屠杀震惊了,只有极少数人侥幸逃过了屠杀保住性命。

原国际法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刘楠来教授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远东国际法庭判决书说,强奸事件很多,不管是被害人或者是为了保护她的家族,只要稍微有一点抗拒,就可能会被杀害。

纳粹德国驻南京的使馆曾经给德国外交部发过一个电报,电报当中说,“日本在南京大屠杀中的暴行犯罪,不是这个日本人或那个日本人,而是整个日本皇军。它是一部正在开动的野兽机器”。刘楠来对记者说:“南京大屠杀的残暴程度是非常非常高的,当时日本和德国是盟国,日本的盟国就是这么评价的。”

“在战前,日本政府曾在有关的国际法上签字同意。然而,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疯狂无耻地杀害中国人民,漠视人权,完全地践踏国际法,践踏人类的良知,践踏人类最起码的道德。当年日本法西斯完全无视国际法,无视正义,根本不听国际呼声以及舆论的呼吁,一意孤行。”经盛鸿说。

南京大屠杀违反国际法毫无疑问

远东国际法庭曾对南京大屠杀事件进行了约20天的审讯,法庭认为,南京大屠杀是现代战争史上破天荒的残暴记录。

当时,国际上早有对待战俘和战时平民的国际法。按照国际法规定,在交战时期,交战双方对于已经放下武器的战俘,对停止抵抗的战俘和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给予人身权益保护,保护他们的生命权不得伤害,保护他们的人格权不得侮辱,保护他们个人财产权不得查抄。经盛鸿说,侵华日军在南京实施大屠杀是典型的反人类暴行。

刘楠来说,在国际法中,强调保护平民由来已久。杀害俘虏和平民一直被认为是违反国际法要求的行为。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廖诗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详述了当时历史时期下,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违反国际法的法理依据。

从当时情况看,适用于两国交战武装冲突的国际法规则主要是国际条约和习惯国际法规则。不成文的习惯国际法规则,在各国实践当中普遍遵循。廖诗评说,“这些国际法规则已为各国在实践领域普遍遵守,不遵守者会受到违反国际习惯法规则的指控”。

他介绍,国际法条约依据主要是1899年到1907年之间形成的海牙公约体系和1929年的日内瓦公约体系。

海牙体系主要规范战斗员在作战时所使用的武器和战斗的方式,就是通常讲的禁止使用的作战手段和方法。1937年,日本已经签署、批准了大部分海牙体系公约,受到海牙公约体系的约束。廖诗评介绍,在海牙公约体系中,明确禁止在武装冲动中使用有毒武器,禁止使用化学武器。除此之外,1907年的海牙公约体系陆战法规和管理公约里明确规定战时保护平民,平民的生命不得侵犯;不得杀害战俘。

大量的证据证明,侵华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所做的事情,违反了日本批准并加入的海牙公约所有的规定。既使用了非法的作战方法,又攻击了平民,同时又对受保护的战俘进行了大规模集体屠杀。

刘楠来介绍,在当时的历史时期下,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和远东军事法庭宪章明确了对二战战犯追究罪行的依据。这两个宪章对日本和德国战犯的罪行具有追溯力,远东军事法庭对在南京大屠杀事件中负主要责任的战犯,以破坏和平罪、战争罪和违反人道罪追究了责任。

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松井石根等战犯就是因为在南京大屠杀中负有主要责任,而被判处死刑。在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的乙级战犯谷寿夫,也因对南京大屠杀负有重大责任而被判处死刑。

南京大屠杀严重侵犯人权毫无争议

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当天,3000余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属和幸存者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致联合国人权机构公开信”中,期待联合国人权机构,站在维护人权、公平和正义的立场上,促使日本政府对侵略和加害的历史进行深刻反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导师梁云祥告诉记者,日本有些人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问题持否认态度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否认;有人为南京大屠杀辩解,称两国之间的战争就会有伤亡;有人辩解,人权的概念和标准是第二次大战后大规模地进入国际关系领域,是用现在眼光看过去的问题。

在南京大屠杀发生的历史时期,人权虽然还没有真正进入国际关系领域,但是早在十六、十七世纪,人权的概念就已经被提出。梁云祥说,以当时的人权标准来看,在战争期间也要求实行人道主义,对放下武器的士兵不应杀戮,对平民在任何时候都不应杀戮。

侵华日军进入南京之后,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屠杀放下武器的军人,当时在南京的西方记者、传教士在中国对南京屠杀的记载,也认为战争时期对平民和俘虏的屠杀是明显侵犯人权。梁云祥说,从人类道德、人权角度看,侵华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严重地侵犯了人权。

刘楠来说,南京大屠杀侵犯人权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屠杀虐待占领区的平民,屠杀虐待战俘,奸淫妇女和抢掠等行径。海牙公约体系对保护战俘有专门的规定,海牙公约体系对保护平民人权规定虽不具体,但它从规定战争手段的使用加以限制等方面,体现出了对平民保护的精神。

廖诗评告诉记者,日内瓦公约体系的雏形形成于1929年,它强调,在交战当中需要保护的对象,如平民、妇女和儿童、医院,或者危险装置电站、大坝等,强调对无辜者的保护。日内瓦公约体系以习惯国际法规则的形式对交战国具有约束力。

廖诗评说,“有人以有些军队混入平民中提供庇护无法辨认为由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辩护,这些说法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廖诗评认为,习惯国际法规则规定,交战中攻击对象上要注意区分,即使军队混入平民中,也要采取一切方式进行甄别,不能集体屠杀。侵华日军使用刺刀等武器的方式给人造成极度的痛苦,集体屠杀的方式无法甄别平民和战斗员,毫无疑问会伤害平民。

“四十多天的时间,屠杀如此大量的平民、战俘,这是在历史上没有见到过的事情。”廖评诗说,无论从战前还是战后的观点来看,说南京大屠杀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违反国际法规则,尤其是人权和人道保护规则的事件也是毫无疑问的。

刘楠来介绍,二次大战中德国、日本法西斯残害平民与战后人权制度的兴起有直接关系,南京大屠杀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德国、日本法西斯对平民战犯的残害引起了国际社会重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成立,将保护人权作为其宗旨之一,后来又通过了一系列人权公约,用国际法来加以保护。

法制网北京12月13日讯

相关热词搜索南京大屠杀 国家公祭


  • 360健康公益
  • 360搜索
  • 百度
展开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