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患者代购仿制药品被公诉 病友联名上书求免罚 - 维权动态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新闻

白血病患者代购仿制药品被公诉 病友联名上书求免罚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发布日期:2014-12-23 19:48:42

中国维权 据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格列卫”是瑞士诺华公司推出的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一线用药,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最佳治疗手段,但是对于白血病患者来说价格过于高昂。于是,国内不少患者都将目光转向了印度制造的“格列卫”的山寨版——使用“山寨版”可以使患者每月省去2万多元药费,不过,这种仿制药品并未获得国内药监部门的审批,被认定为“假药”。

  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在十年前从国外找到了这种仿制药,给不少病友带来“廉价治病”的希望,但是今年,他由于使用网上购买的信用卡帮助上千名病友购买,而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日前,400多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极端事件又暴露出的问题又该如何破解?详细情况,来听中央台记者潘毅的报道:

  今年46岁的陆勇在2002年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当时医生推荐他使用瑞士的抗癌药“格列卫”来稳定病情,可是没多久,高昂的药价就让陆勇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陆勇说,意外发现的印度仿制药对当时的他来说,就像救命稻草。

  陆勇:当时还没有印度的渠道,我就从日本的网上商店买到了第一盒,印度生产的仿制药,当时价格4000块钱,买到手后,有药物说明书,和厂家的联系方式,就通过那个联系方式和印度联系上了,才知道印度报价只要3000块钱人民币,所以当时我整个家庭经济压力就放松了,原来一个月要23500,现在一个月只要3000块钱。

  陆勇说,通过QQ群里病友们的交流,大家都知道了这种替代药,并且纷纷购买。但是中国患者只能通过指定途径汇款,购买药物特别麻烦,2011年,印度公司方面曾派人到中国来开立银行账户,后因银行账户经常需要升级,印度公司就联系上中国最早购买药物的陆勇,希望他帮忙提供国内的账户,并从2011年开始向陆勇提供个人所需药物作为回报。

  陆勇:后来就跟我们说,能不能提供一个账户给他们。我为什么不提供我自己的银行账户?因为在白血病病友圈子里大家都认识我,如果我提供给他账户,大家会不会想我在里面有盈利啊或者赚钱的行为在里面,实际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患者他们自己跟印度联系,印度给他们价格,他按照这个价格给(印度)付钱的。我要避开这个嫌疑,偶然有一个机会我在淘宝上发现有人在卖银行卡,我就想,不如上淘宝买一张卡咯。所以我当时通过淘宝,实名购买了一张银行卡。

  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候审,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罪、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陆勇:我确实没有意识到买这张卡会涉及到法律问题,如果知道的话,第一,我肯定不会去干这件事情,让印度药厂自己去解决。我又没在里面赚钱,我何必去冒这个风险?退一万步讲,如果我知道这张卡会有法律问题,我肯定会采取更加隐蔽的手段去做这件事情。当时确实无知,不知道买这张卡会涉及到这么严重的问题。

  中国药学会研究中心主任宋瑞霖表示,尽管陆勇和众多病友称,印度的仿制药能够起到疗效,但是按照我国法律规定,仍然应该认定为假药。

  宋瑞霖:从法律层面看,他的确是出售假药。因为按照中国的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出售没有取得中国药品监管当局颁发药品批准文号的药品,都属于出售假药的行为,因为这个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没有经过药品主管部门的认可。实际上这种药的销售本身是带有风险的。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公民在海外购买自用的药品,其用药风险由个人承担。而通过网络购买包括抗癌药在内的处方药,是不合法的。

  食药监管总局稽查局副局长刘景起:抗癌药均为处方药。根据《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互联网禁止销售处方药。

  但是,“正版”的专利药价格高昂,让不少患者望而却步,即便勉强购买,也背负起巨大的经济包袱,因此,来自印度的仿制抗癌药成为不少患者无奈的选择。据了解,仿制“格列卫”之所以在印度合法,是因为印度已通过该药品的“药品专利强制许可”——但是宋瑞霖表示,印度的“强仿”并不为世界医药界认同。

  在陆勇被提起公诉后,近400名病友联名为他求情。

  患者孟先生:这就是一条活着的途径,国内药物唯一有效(格列卫)的要23500一个月,这个药太贵了,对我们来说就是倾家荡产啊,一个月两万多,工薪阶层怎么承担的起啊,如果要人活着,财产也都变卖没有了。最后的结果还是没有钱吃药,还是死路一条。

  江苏省某大学副教授、兼职律师钟某也是签名者之一。在他看来,病友们向印度购买廉价的仿制药是“集体自救”的行为,而陆勇只是为他们提供了帮助。

  一边是专利抗癌药物价格高昂,不列入医保报销范围,一边是地下渠道的仿制药疗效类似价格低廉,却并不合法。宋瑞霖表示,我国已在致力解决这一矛盾。

  宋瑞霖:中国正在想办法解决,我们现在有一批,特别是对肿瘤的高价药品,包括白血病血癌都是肿瘤的范围,国家已经提出要采取医保谈判机制,逐步纳入医保范围,现在对于癌症,青岛、江苏都启动了谈判机制,企业降一些价,捐赠一些,医保报一部分,个人支付一部分。所以现在这类案件呼唤的是我们的医改真正走到实处,真正把高质药品的价格谈判机制建立起来。同时政府要提供一些基金支持,并不是说中国真的无路可走,非逼着要买印度的药。

  可是对于不少患者来说,在专利药买不起、谈判机制未建立的这么多年里,他们也几乎被逼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面对即将到来的庭审,陆勇平淡地说,对于事情的初衷,他不会后悔。

  陆勇:最大的价值就是帮助他们,让他们活的好好的。这件事情从头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去做,不过我这件事会做的更小心一点,尽量会避免法律问题,不要把自己陷进去。(记者潘毅)

 

相关热词搜索病友 白血病 患者
相关文章:


  • 360健康公益
  • 360搜索
  • 百度
展开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