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沱湖自然保护区变“酱油湖” 调查近一月未果 - 食品环境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案例

安徽沱湖自然保护区变“酱油湖” 调查近一月未果

      来源:人民网  发布日期:2015-08-03 09:35:37

图为渔民捞起成片的死鱼,伤心而无奈。   李向前摄

    上游泄洪让安徽沱湖省级自然保护区一夜之间变成了“酱油湖”:9.2万亩水域被污染,鱼类等水产死亡2364万斤,涉及渔民907户,直接经济损失1.9亿元。近一个月时间过去了,上下游相关市县对于污染事件的责任认定和赔偿问题仍莫衷一是。

    21日,31岁的安徽五河县渔民李朝企还在“等调查结果,也在等赔偿”。过去的一个月,他一直在等。

    今年6月26日,一团突如其来的“黑水”从上游进入蚌埠市五河县沱湖,短短几个小时,李朝企80亩水面养殖的水产品无一幸存。与李朝企遭遇相同噩梦的还有五河县900多户渔民,养殖超过万吨的水产品也在一夜之间“全军覆没”,血本无归。

    然而,在跨境污染的“悬案”之下,两地各执一词,争持不下,直到现在两地仍在协商赔偿事宜。受损失的渔民能做的只是等,有些等不起的已经收拾行囊,外出打工。

“污水来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鱼死光”

    从父辈开始,李朝企一家就在五河县沱湖上养鱼,是地道的渔民。在他的记忆里,像今年这样惨重的死鱼事件,沱湖从来没有发生过。

    “太惨了,鱼死得一条都没剩!”李朝企回忆起来仍面色惶恐,6月27日,一团“黑水”从上游流下来,流经的地方鱼很快就死了。“我们都蒙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鱼死,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这次事件中,李朝企的80亩养殖水面全部绝收,损失超过10万元,家里人一筹莫展,李朝企自己也无法纾解,多次流泪。对于以渔为生的李朝企一家来说,这样的损失,几乎是灭顶之灾。

    渔民李万学一家5口同样靠养殖谋生,这次他的损失比李朝企还要惨重。“我家池子里套种了两三年,准备今年年底卖出赚回些钱,可这下全没了。”李万学说,家里损失最起码有3万斤,因为这事,儿子儿媳准备外出打工。

    五河县是养殖大县,养殖水面超过16万亩,数千户渔民在沱湖、天井湖等湖泊上“靠水吃水”,“这次污染是历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五河县畜牧水产局局长谢怀优介绍说,此次污染主要发生在沱湖与天井湖,污染面积达9.2万亩,损失水产品2364万斤,900多户渔民蒙受损失接近2亿元。

     谢怀优介绍,作为驰名中国的沱湖螃蟹在这场污染事件中损失165万斤,今年减产已成定局。

    上游突然开闸泄洪,三类水变成劣五类

    五河县因淮、浍、漴、潼、沱五水汇聚而得名,其境内的湖泊、河流都是天然的养殖基地,而本次受污染的沱湖还是安徽省级自然保护区。

    7月7日、8日,记者在沱湖沿岸走访,身旁的湖水已呈黑色,并伴有阵阵恶臭。五河县环保局监测数据表明,沱湖水质仍然为污染最严重的劣五类。而五河县环保局称,此前,沱湖的水质一直维持在二类与三类之间,渔民的生活用水及饮水都直接来自沱湖。

    污水从何而来?渔民们反映,那团黑水是从上游流下的,而沱湖的上游就是宿州市泗县。

    五河县环保局局长郭冲力在接到渔民的投诉后随即调查,“我们顺着沱湖往上游走,发现泗县的草沟闸全部打开了,大量地往下游排放污水。”郭冲利说,经过调查,五河县认定沱湖、天井湖污染的主要原因是上游泗县开闸放水,“气愤的是,污染发生后,我们函告泗县,对方却不承认,还在继续排污。”

    7月8日上午,记者在泗县草沟闸采访发现这里依旧开了两孔闸门,往下游排放黑色的水,现场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上午接到防汛部门的通知,9点半开闸泄水,这位工作人员也承认6月底他们曾多次开闸泄水,“河水都超过警戒水位了,不开闸怎么办”?

    在五河县看来,按照2009年3月份蚌埠市与宿州市达成的《关于跨市界河流水污染纠纷协调防控与处理的协议》,上游开闸放水必须提前告知下游,但是在此次事件中,他们并没有收到通知,因此责任在泗县。

    然而,上游的泗县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解释。泗县环保部门认为,这次五河境内水污染事件与他们没有关系,“我们检测了整条河的水质,发现泗县上游的水质也是劣五类,与泗县境内还有五河县的水质一样。”泗县环保局局长张松陵说,泗县境内没有工业企业,这次污染主要是强降雨导致的面源污染,并非泗县放水导致的。

    此次事件发生后,安徽省派出了由省环保厅牵头的调查组赴现场调查,经过认真细致的调查,调查组组长安徽省环保厅副厅长贺泽群解释,此次污染事件的主要原因是自然灾害与农业面源污染。

    “6月底,蚌埠、宿州等地连降大雨,把田地里的化肥、农药、垃圾等都冲刷到河里,造成污染。”造成污染的次要原因有两个,其一为上游开闸泄洪,上游在开闸防汛时没有处理好防汛与防污的关系;其二是受污染的沱湖、天井湖围网养殖过密,缺乏科学的养殖规划,“密集的围网养殖导致水质下降,在污染来的时候,鱼被网困住,没地方游,只能在网内被闷死。”贺泽群谈道。

    目前,调查组已要求上游开闸必须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科学调度,妥善处理好上下游的关系。

泄洪致污无法确认责任主体,两地政府正协商救助渔民

    7月21日,李朝企告诉记者,他仍然没有获得赔偿,“我们也不知道应该去找谁,能做的就是等待。” “如果得不到赔偿,我们一家就陷入困境了。”事情发生后,李朝企已经把家里的损失报上去了,他与所有渔民一样,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损失赔偿问题。

    据悉,在得知污染事件后,安徽省政府主要负责人第一时间做出批示,要求立即派调查组彻查,维护渔民合法权益,依法依规做出处理。

    五河县也迅速行动帮助受灾渔民。目前,五河县民政部门对受灾渔民进行救助,给他们送米、油、面、水等物资,并安排卫生部门为他们服务。但相较于损失,这些救助仅是杯水车薪。

    对于下一步的补偿,贺泽群认为,农业面源污染与工业污染不同,没有特定的排污对象,因此没有索赔对象。但是调查组已经责成宿州市与蚌埠市进行协商,尽早拿出方案。“对渔民还是以救助为主,适当地进行补偿。”贺泽群说,救助与补偿的总额为多少,两个市分摊比例为多少。

    贺泽群介绍,目前两市还在协商,调查组限定的时间是7月底,“如果7月底两个市没有达成一致,省里将出面,拿出处理方案。”

    渔民遭受这么大的损失,贺泽群也很着急:“我们在督促他们抓紧协商,别让渔民失去了耐心。”

相关热词搜索沱湖 安徽 自然保护区


  • 360健康公益
  • 360搜索
  • 百度
展开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