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考研辅导机构跑路 学生被骗员工被欠薪 - 维权动态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新闻

杭州一考研辅导机构跑路 学生被骗员工被欠薪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日期:2015-01-07 19:35:10

  “有的同学交了2万多元培训费,现在这家机构却人去楼空。”面对钱报记者,已经奔波维权近两个月的王同学显得非常无奈。

  王同学是杭州某学院电视艺术学院大三的学生,打算2016年报考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的她,去年6月9日就早早在学校旁一家名为恩波考研的培训机构报了名,其中包括政治大班和英语小班,一共交了6640元学费。

  按计划,她应该在去年11月开始上课,左等右等,没等到培训机构通知她上课,却等来了一个坏消息,同样报考了该机构的同学告诉她:恩波跑了。

  恩波考研在杭州的办公地点,位于下沙福雷德广场艾肯金座1625室和1701室,学院就在它北面,走过去5分钟都不到。钱报记者闻讯后也前往证实,果然,两个办公室都已经是人去楼空。

  “6000多元钱是父母给的辛苦钱,就这样没下文了,而且还可能耽误考研,这事儿太让人生气了。”王同学不甘心白白被骗,在学校自习室张贴了一张告示,把受害的学生汇集起来。

  目前,王同学已经联系到19个受害的学生。但快两个月了,他们的维权仍然没有太大进展,王同学找到钱江晚报,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要回自己的钱。

  截至发稿时,钱报记者了解到,学生们还在收集证据,表示不会放弃,定要讨回公道。

  为不使学生耽误考研,杭州新东方进修学校已经出手援助,愿意接收利益受损的学生,免费提供18个“政治基础+强化”、12个“英语基础+强化”的培训班,具体事宜正在洽谈中。

  记者调查

  学生倾诉遭遇

  交了2万多元,恩波却人去楼空

  接到投诉后,钱报记者来到王同学提到的下沙福雷德广场艾肯金座,发现两个90多平方米的房间,均已出租给下一个租客,1625室目前是一家影视公司,里面的员工说,不知道这儿原来是考研培训机构。

  王同学是去年从一次讲座上得知恩波考研的。

  “我事先打听过,恩波在杭州已经19年了,觉得应该是有一定基础的。”为了谨慎起见,她还特地到恩波的办公地点考察过。“看起来挺正规的,办公桌一张张隔开,还有单独的小房间。”她很快就交了培训费。

  2014年11月中下旬,王同学的一个朋友也到艾肯金座想交学费全款,发现办公室已经被清空了。王同学这才得知恩波跑路的消息。她再次跑去时,看到紧锁的办公室大门上,还贴着恩波考研的招牌。

  王同学懊悔地说,自己在报名前虽做了些功课,在交钱的时候疏忽大意了。她报的两个班,都没有签正式的合同。“恩波的规定是大班不签合同,VIP小班才签合同。但我的英语小班也没有签合同。”

  她当时认为,她有那么多员工和老师的联系方式,办公室离学校又那么近,应该不会出什么差池。目前,她手头上只有一份收据,这也是绝大部分学生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要求退款的学生分为两类,一类是报考2015年研究生的学生,他们是因为课时不足等原因要求退部分学费,数额较少;另一类是像王同学那样报考2016年研究生的学生,一节课都没有上过,要求退全款,数额较大。特别是报了“恩波考研精锐计划”的学生,学费高达2万多元。

  员工也成受害者

  被拖欠了工资,他们也在找恩波

  不仅仅是学生在寻找恩波的下落。

  在“恩波考研杭州分校”的置顶微博上,有一个ID为“生活美美life”的用户留言:还钱!

  钱报记者联系到这位用户,她说她的男朋友是杭州某大学物理专业的研究生,去年10月初和恩波签约,给考研学生上专业课。恩波欠了他5000多元讲课费。

  发现恩波消失后,学生和专业课老师都曾试图联系恩波的负责人,但一个个电话打过去,只有一个人接了电话,他是恩波原市场部经理葛先生。

  葛先生说,那时候他的手机一天要充三次电才够用,因为大批的学生陆陆续续给他打电话。他的手机里,存了大量学生发给他的短信和微信,里面记录了学生的姓名、联系方式和欠款金额。他数了数,一共49个学生、19个专业课老师联系他,要退钱或要讲课报酬。

  葛先生算了一下,2015年考研学生和专业课老师的欠款大约12万,2016年考研学生的欠款在15万左右。

  葛先生向钱报记者回忆了公司当时遣散他们的情景。去年11月17日,公司老板突然召集员工开会,要求十几个员工离职,“他告诉我们,工资过几天就会结算给我们,老师的讲课费和学生的学费,让我们不用管,他们都会处理好的。”

  结果却是,他至今没有拿到拖欠他的六七千元工资,学生和专业课老师的欠款,更是没有着落。

  葛先生说,他之所以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换手机号码,是因为当初很多合作都是他谈的,钱是他收上来的,“良心上过不去。”

  跑路或因资金短缺

  公安部门已介入,正在调查中

  学生、专业课老师和前员工把目标锁定到了同一个人身上——恩波考研杭州分校的校长黄强。一开始,黄强只是不接电话,但还会回复短信。

  从王同学和他的短信记录看出,去年11月23日黄强承诺可以在12月6日退还学费。但到了12月6日,王同学并没有收到退款,黄强也不再回复她的短信了。

  葛先生遇到的情况也相同,“他最后的短信内容,就是叫我不要管这件事情了。”

  记者也拨打了黄强的电话,电话可以接通,但无人应答,发送的短信截至发稿时也没有收到回复。

  葛先生猜测,是公司资金运转出现了问题。“本来北京总部那边说不要招2016年考研的学生了,但杭州这边坚持招生。”不过,葛先生说曾经手过杭州分校资金的进出,他觉得,即使经营不善,杭州分校理应还是有一部分资金。

  学生们还试图和恩波考研北京总部和上海分校取得联系。但北京总部联系不上,上海分校的回应是,两个机构不是同一个老板,因此不能为此事负责。

  王同学去了两趟派出所,做了两次笔录,都无功而返。她说,她在派出所看到过一张A4纸,上面全是学生去报案时留下的信息。

  后来,王同学从杭州市拱墅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到,该公司早在去年11月5日就已经注销了,注销原因一栏写的是:被隶属企业撤销。

  王同学希望这个新线索能帮助立案。元旦假期期间,钱报记者也陪同王同学、葛先生一起来到开发区白杨派出所再一次报案。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派出所还在调查过程中,能否立案还不可知。

  专家提醒

  法律人士:信息不对称,大学生规避风险有点难

  钱报记者从历届学生那里了解到,恩波考研的课程分为大班和小班,大班300人一起上课,小班70人左右,这也是市场上的考研培训机构普遍的做法。

  葛先生也证实了王同学的说法,大班只提供收据,不签合同;小班先提供收据,一到两个月后再签合同。

  遇到这种事,大学生该如何维权?钱报记者就此事咨询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法制研究所副所长李庆峰。他说,只要收据的内容明确,可以证明学生与培训机构之间的法律关系,与合同有相同的法律效力。

  “但现在公司已经注销了,只能将出资人列为被告。而出资人又联系不上,如果走法律程序的话,会非常绕弯子。”他说,一旦进入诉讼程序,加上被告人的公告时间,起码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官司可以打的,但钱很难要回来。”

  在李庆峰看来,公司是去年11月5日注销的,而注销流程需要将近2个月的周期,这说明培训机构早在9月份左右就已经在启动注销程序了。但机构10月份仍然在收取学费,这事实上已经是一种诈骗行为。“欺诈的意图十分明显了。”

  李庆峰曾经代理过类似的纠纷,他说,机构出现跑路的情况,大都是因为陷入了债务危机,比如欠下巨额的债,经营亏空等。

  “学生很难在报名前预料到潜在的风险,也不太可能动用那么大的时间和精力,去调查公司的运营情况。”李庆峰认为,学生和机构之间,存在很大的信息不对称。

  李庆峰建议,今后学生可以采取一种“分期付款”的支付方式,比如为期3个月的培训,可以分为3期付款,先培训完再付钱。这样,学生的利益能更好地得到保障。由于学生的身份较为固定,培训机构也不用太担心拿不到培训费。但显然,这样的付款方式不会得到培训机构的广泛认可。(见习记者 张冰清)

 

相关热词搜索杭州 考研辅导 员工


  • 360健康公益
  • 360搜索
  • 百度
展开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