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 途歌维权内幕,1200元大额停车费谁买单? - 维权动态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新闻

调查 || 途歌维权内幕,1200元大额停车费谁买单?

      来源:时代财经  发布日期:2018-12-27 15:08:45

       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互联网汽车分时租赁整体市场规模将达92.8亿元。另据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全国注册的分时租赁共享汽车企业已经超过500家,运营车辆超过10万辆。艾媒咨询分析师张毅认为,随着共享经济模式逐渐成熟,以及新能源汽车技术的提升,互联网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在未来几年将继续保持较快速度增长。但在增长的同时,自然也会加快了市

  从刚开始追捧新事物的尝鲜心态到现在各处投诉抱团退款的落魄,途歌用户短时间内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近日,途歌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了退押金难的情况,广州也不例外。12月20日上午,在位于广州珠江新城巴黎克洛维中景A座的广州途歌办公点,陆续有因押金难退前来维权的用户。时代财经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押金难退、员工欠薪、供应商追债已经让广州途歌不堪重负而暂停办公。早上10点左右,空荡荡的办公室内,只有前台1位工作人员接待并解答维权者的困惑。

  面对这样的情景,让不少维权者感叹在这场共享汽车的浪潮里,潮来潮去如此迅速,而他们成为最无辜的受害者。

  使用途歌6个月,用户失望透顶

  和今年6月份初试途歌共享汽车时的兴奋有些不同,12月20日上午长居广州的李先生怀着复杂的心态来到了广州途歌办公点维权。走进办公室内,空荡荡的场面让他本来存有的一丝希望也消灭了。“这该不是跑路了吧?”怀着这样的疑问,李先生找到唯一的工作人员——前台进行咨询,然而前台告诉李先生目前公司无法正常办公,安排工作人员轮流值班。并告知李先生现在只能先登记,然后由广州途歌再申请到北京总部进行退款。

  “那什么时候能够实现退款?”李先生问道,对方却告知目前未知。然而2天前途歌官方还发表了退还押金声明,并表示“途歌退押金的时间是20+ 7 个工作日”。

  同时该工作人员向李先生抱怨他们员工本该这个月15号发工资的,到现在都没发。 “唯有无奈。”李先生对时代财经表示。随后他仍报着侥幸的心理填写了登记表。填完后,他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短短6个月左右时间,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回想起6个月前第一次注册使用途歌共享汽车,李先生仍难掩当时的兴奋。“有宝马、Smart、Mini Cooper、奥迪等车型,车内干净舒适,比其它的共享汽车高档多了,并且可以随时随地停车,方便快捷。”作为年轻时尚又热爱夜生活的李先生而言,中高端的车型、自由停放、优惠券多等特点的途歌共享汽车能让他既有面子又得方便,成为他出门工具的首选。“说实话,每天出门想着能开途歌共享汽车还真有些期待的心情!”

  在注册4个多月、共计使用11次后,车内环境脏差、停车费高、优惠力度减弱等因素严重影响了李先生开车的体验,于是他便有了放弃使用途歌的念头。“11月份我就申请退还押金,到现在都没有退还。”

  随着近期全国大范围爆发途歌退款难、用户维权等消息,和李先生有着相同经历的广州用户立马响应,抱团维权。“维权群几天之内就已经有400多人加入了。”李先生突然觉得,仿佛前段时间共享单车ofo押金难退事件再一次上演,不同的是此次共享汽车的客户损伤更为严重,1500元的押金金额比共享单车多得多,有些消费者为了多拿优惠券,还同时申请了多个账户,交了多笔押金。

  “看着身边的人天天喊着组团维权,感觉挺焦虑的。”李先生表示不到半年时间,最初的尝鲜和兴奋到如今只剩一地鸡毛的感叹,心情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自由停放”带来高额停车费

  时代财经通过启信宝查询得知,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3日,法定代表人王利峰,注册资本1336.8939万人民币,首轮获得拓璞基金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最近一次融次是在2018年10月8日,途歌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由SIG海纳亚洲领投,真格基金、凯伦资本跟投。至此,途歌已累计完成6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5亿元人民币。然而在持续的烧钱模式下,途歌也走上了资金链断裂的道路,除了殃及消费者,供应商也不例外。

  时代财经记者20日在广州途歌办公点发现,除了不时上门的维权用户外,也有不少供应商也前来讨债。一位来自某汽车租赁公司的员工告诉时代财经记者,途歌以自由停放、不需要停到指定网点作为运营亮点。但这一对用户便利的优点,也成为了途歌如今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尤其像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车位少且价格高,下一位客户在使用车的时候就会发现该车停车费已经很高,使用的话就要先交一笔不菲的停车费,很麻烦。”据悉,遇到这样情况,途歌官方的解决方案是奖励途币以补偿额外的停车费。即便如此,由于一线城市停车费高昂,仍然会遇到用户自掏腰包的停车费高于租车费的情况。

  途路官方曾称,一般车辆的停放时间并不会太久,不会产生过高的停车费,若有车辆停放时间过长,将会被人工开走,但这一说法被该员工否定。其向时代财经表示,其公司一辆车因在广州一停车场停放3天,产生了1200多元的停车费,而这些费用目前则由他们供应商全部承担。该员工还表示,如果用户使用这辆车最多只能报销45元。

  如此大额的停车费,处于水深火热的途歌目前无法给该供应商一个明确的解决方式。

  除此之外,该员工还表示目前途歌在广州共投放了1000多辆共享汽车,该公司向途歌广州提供了200多辆共享汽车,目前途歌广州已经多月没有按时缴纳该车租赁费用。“目前我们已经全部撤回所有车辆,但其实汽车损耗已经较为严重了。”在供应商叫苦不迭的时候,途歌广州一工作人员表示,其实途歌也是受害者。原来途歌和供应商当初达成“以租代售”合作模式,途歌先付30%的订金,之后每月返还一定租金费用,直到返还租金达到该车辆的销售价,则该车辆就归属途歌公司所有。“目前途歌违约在先,所以供应商已将车拿回去,前期的押金和每月的租金已打水漂。”该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诉苦道。

  像途歌这种这一损俱损、多方负伤的局面,不难看出没有很好的商业模式,在这场共享大戏中谁也不能独善其身。

  丧钟为谁而鸣?

  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互联网汽车分时租赁整体市场规模将达92.8亿元。艾媒咨询分析师张毅认为,随着共享经济模式逐渐成熟,以及新能源汽车技术的提升,互联网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在未来几年将继续保持较快速度增长。但在增长的同时,自然也会加快了市场的淘汰。

  他认为主要原因在于随着资本寒冬到来,目前共享汽车行业资金会遇到很大的挑战,实力不足的企业资金链会很容易出现问题,实力不强的平台太早介入则更容易爆雷,靠烧钱堆升起来的企业肯定首当其冲遭遇困难。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时代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市场上对共享汽车还是有巨大的需求,但目前受政策影响和共享汽车平台主体责任的承担者等问题影响,共享汽车目前的形式并不乐观。

  事实上,共享汽车行业近年来虽火热,但草草收场的企业不乏少数。2018年5月,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麻瓜出行共享汽车将于5月20日停止服务。此后,中冠共享汽车从济南市场退出。10月,共享汽车EZZY创始人、CEO付强在公司临时召开的会议上宣布解散,曾经主打中高端市场的EZZY在运营了一年半后走向倒闭。此时,途歌共享汽车爆发押金难事件可谓再一次为整个共享汽车行业敲响了警钟。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文章:


  • 360健康公益
  • 360搜索
  • 百度
展开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