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人狗大战:捕捉流浪狗本是群众呼声,执法时却冲突不断 - 民众呼声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社会

城市人狗大战:捕捉流浪狗本是群众呼声,执法时却冲突不断

      来源:快资讯  发布日期:2019-08-09 14:57:42

      嘉兴在浙江北部,在长三角的最中心,离上海和杭州都只有半小时高铁车程,常住人口不到500万,主城区人口不足100万,但仅市区三环以内就养了两万多只狗。狗多了,不管好也会出问题。

摄影/嘉兴日报朱骏编辑/倒立

出品/腾讯新闻

     我叫朱骏,是一名摄影记者,老家在浙江衢州,经济水平在浙江靠后。我从小生活在农村,那时候几乎家家养一条看门狗,老家的狗命“很贱”,到了时间就被杀了吃肉。

      记得上小学时,第一次在隔壁邻居家看到一条“中国狮子狗”。邻居是个矿山老板,每天晚饭后抱着他的狗往我家门口经过,够的毛色白白的,洗澡的频率比我还高,赚足了村民的眼球。

     我第一次知道狗还可以有另一种身份叫“ 宠物 ”。

     2012年,我来到开始在浙江嘉兴工作,看到街上到处都是这种身份的狗,口中还喊着:“宝贝过来,妈妈抱。”这种亲密,我和我父母都从没有过。

       2015年4月2日,浙江嘉兴,新婚夫妻袁超和孙越带着他们的 宠物狗 “十三”一起在婚纱摄影店里拍婚纱照。袁超和孙越都是当地一家宠物医院的医生,他们因为职业相识、相知、相爱,狗成了他们生活最重要的陪伴。

      2014年起,我开始有意识地关注宠物的话题,渐渐走进和宠物有关的人群。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以及计划生育带来的家庭结构的变化,在中国的城市里,随处可见人们和宠物相伴的场景,这其中以宠物狗居多。据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在册宠物数量已达1亿只,其中61.74%为宠物狗。

     工作压力增大及“空巢老人”不断增多,养宠物“更得人心”。养宠物成了中国都市人生活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这同时也带动了宠物经济的发展,宠物服装、宠物用品、宠物医院、宠物学校、宠物美容院、宠物餐厅等应运而生。

     2014年8月25日,浙江嘉兴七一广场,年近古稀的朱阿姨和“欢欢”一起纳凉。欢欢是女儿送给朱阿姨的生日礼物,一直陪伴着她的晚年生活。

      狗多了,不管好也会出问题。遛狗不牵绳、排泄物不清理、随意遗弃病狗、不打疫苗不办证......嘉兴市疾控中心的一组数据很直观:2017年嘉兴全市共发生狗伤人事件达82895起,这个数字还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

     嘉兴城管从2007年开始就有了专门管理犬只的市级犬类管理办公室,主要的职能就是负责犬类登记办证、受理投诉、流浪犬收容等。

    但从成立至今,办证的犬只只有5000例,不到总数的三分之一。目前,嘉兴市、区两级负责犬类管理工作的城管执法工作人员20多人,且绝大多数都是兼职和无编制人员,要管好狗的问题难度可想而知。

      2018年夏天,嘉兴犬类管理办公室在“社情民意大走访”活动中了解到市民反映强烈的流浪狗泛滥、养犬人不文明养犬等问题;从当年11月至12月,在全市范围内开展集中整治行动,各地综合行政执法、公安、农经组成工作组,对“犬患”突出的区域每周不少于3次联合集中整治行动,进行宣传咨询、投诉受理、免疫办证和捕捉收容。

    一场整治狗患的行动正式上演,我因常年和犬管办在工作上的合作关系得以全程随行记录,也借此机会更加深入了解城市犬类管理人员的工作细节。

      什么样的狗算 流浪狗 ?犬管办负责人张建根告诉我:“没有牵绳和没有主人看管都视同为流浪狗;有主人因为拴绳被收容的可以来收容基地认领,未办证的办好证后才能领回。”

      2018年11月26日一次行动中,一名男子逼停执法车,要求执法队员将他的狗从收容的笼子里放出,同时与执法队员吵闹起来。

   “你的狗没有拴绳子就在小区公共区域乱跑,还没有打疫苗也没办证,咬到人了算谁的责任?失去主人监管并可能对周围人群产生潜在安全隐患的犬只,这和流浪狗同样性质。”一名执法队员说。

       捕捉流浪狗原本是群众呼声最高的诉求,但在执法过程中却常常不被理解。在执法过程中,犬主和执法队员甚至多次发生争执和冲突。拥有十几年犬类管理经验的杭州犬类管理执法队员给嘉兴的执法队员做业务培训,他说犬类管理工作最难的就是和养犬人的沟通工作,这个工作70%靠宣传、20%靠管理、10%靠执法。宣传养犬文化、制定管理规范、执法注意换位思考才能把这项工作做好。

    “这样的事情在队员们执法中并不少见,拒不办证、对文明劝导屡劝不听的不在少数;许多养犬人士文明养犬、规范养犬的意识不强,多数人没有尽到养犬的责任。”对于执法的困境,张建根深有感触,有时遇到执法争执还要闹到派出所,他作为负责人得第一时间去协调;因为没有法律上的处罚权,这样的尴尬在张建根看来还会持续。

    张建根认为,管理犬只的工作本质是管理养狗的人,人的意识提高了,文明养犬才能成为现实。

      小 柴既是一名协助执法者,也是个养犬人。他家里养了两只贵宾犬,是一对母女。小柴在自家阳台给小狗放了两个笼窝,白天在笼子里,晚上回来就给它们拴上绳子出去遛遛。他说,文明养犬是对养犬人最基本的要求,“我自己也爱狗,但是对城市生活环境来说,爱狗更应该文明养狗。”

    大秋是我的一位朋友圈好友,有着20年养犬经历,在她看来,文明养犬肯定还是要有法律约束。她说很多流浪犬都是被主人遗弃的为主,如果能在犬只买卖期间就强制办证就能从源头上解决流浪狗找不到主人的问题。同时还得考虑免疫办证费用的适中性,目前600元的费用对普通家庭的养犬人来说稍微偏高了些。

      2019年7月1日,经过省市两级人大审议通过的《嘉兴市养犬条例》正式实施,犬类管理有法可依。

      这天上午,嘉兴市区一养犬准养登记定点宠物医院里,单女士带着自己的宠物狗来办理准养登记。前期,单女士已经通过手机小程序在网上填写了自己和犬只的信息,进行办证预约和资格审核;来到就近定点宠物医院后,医生对宠物进行身高测量、免疫证书检查和电子芯片注射,最终正式生成一个电子犬证。单女士成为南湖区第一个领到新的犬只准养登记证的犬主。

     原先犬只办理准养登记证需要600元的办证费用,为了鼓励 市民 为犬只办证,“条例”实施后,准养登记可免费办理,国产疫苗也可免费接种。

     犬管办收容基地里,挤满了从市区各处收容来的流浪犬,这些犬只通过登记上网后向市民开放免费领养。收容基地常常有很多市民“光顾”。有的是来找自己家的狗的,趴在犬舍的门口一直喊着自己“宝贝”的名字;有的知道自己的狗被抓了,来要狗的;有的是来领养流浪狗的,只有一些名贵品种的会收到青睐,“土狗”没人要;甚至还有一些“爱狗人士”,送狗粮和领养,有时还会监督犬舍的环境。

     每个来犬管办收容基地里领养的人都被要求办理狗证和接种免疫,这其中还包含宠物饲养责任保险。早在2008年,嘉兴市犬管办就在全省率推出了为办证养犬户统一购买《宠物饲养人责任险》的服务。

     犬管办的收容基地里是一面人性的镜子,有人在这里接回一个“家庭成员”,有人会无情抛弃一个生命;有人带着爱和温暖建立人和动物的联系,有人试图将这里成为情绪的发泄场。

    我试图用镜头记录下犬管办里发生的不同侧面,但围绕在养犬人、不养犬人、爱狗人士和犬类管理人员之间的复杂江湖有形和无形中都阻止了我的行为,我也不能将我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公之于众。我理解在犬类管理这件事中每个人群的难处,刚性的制度和人情的关照对管理的良性互动来说缺一不可。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