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11年何时能休:非法侵占开采无事,清理承包地却被关押至今? - 维权动态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新闻

维权11年何时能休:非法侵占开采无事,清理承包地却被关押至今?

      来源:  发布日期:2019-11-05 12:09:43
    一家七口的30亩自留山、80亩耕地、1千多亩承包地被强制无偿毁灭采矿排渣,而清理上述地里7车废弃石头被捕羁押已10个月。
 
    日前,《中国维权》接到来自漳州市长泰县陈巷镇吴田村村民连同兴的反映,称因其子连文展于2018年12月5日、7日和10日在村民小组农用地上(连文展未知该废弃物被顺便给他人的情况下)清运了7车工棚地废弃荒料而被以涉嫌盗窃罪被关押至今,但该地的荒废料其实是企业无偿占领村民的土地先取得开采许可证后再注册公司非法开采(饰面用花岗岩)。而且根据政府公告是要在2018年5月31日清运矿区内所有荒废料。就反映人所反映的问题,中国维权记者前往实地进行调查采访。
  
实地探查:
吴田山已变得“物非人非”
 
   在反映人的引领下,中国维权记者于2019年9月29日来到了位于漳州市长泰县陈巷镇吴田村的采矿区(出产饰面用花岗岩),并对这些区域进行了查看。

   车一路开往去连同兴家的路上,记者便远远的看到了一座连绵的大山被开矿开得不像山了,那惊心程度是文字和照片都形容不到的,如果没有亲眼所见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山能变成那样子。再往前记者便与村民连同兴会合来到了曾经被开采过的矿区,一路颠簸更是满目疮痍,各种矿石废弃裸露堆积在路边、山上、地里等各种地方。

  据村民介绍吴田山以前是山清水秀、森林茂密,后来陆续冒出一些采矿点,从2008年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开采场面。大规模开采让曾经的满山绿色现在变得崖壁天坑,连泥巴都没了,使得这些靠山吃山的乡民如今也失去了传统的生活来源。
 
 
(图为被开采过的山)
 
(图为连文展搬运3车荒废料的位置)
 
   在反映人的带领下,中国维权记者来到了连同兴所承包的承包地里也就是连文展搬运3车荒废料的所在地查看了该承包地的现状和被开采破坏程度。在此,连同兴还告诉记者:“这地方的荒废料并不是报案人连旅鑫所购买的,连旅鑫购买的两堆石料是囤积在距离本案事件地更远处的地方,并且指出还有大量废弃石料还堆放着。并且最后3车荒废料也不是被连文展卖掉的,连文展被抓后荒废料就被办案机关陈巷派出所处置了,未等法院判决再进行处理。”

   从上图可以看出该地目前还是有些许废弃的荒废料被堆放着,地上全是小石子混着砂砾。周围有排放采矿时所产生的的废弃渣土,有的甚至堆成小山包了。据悉,原先连同兴一家种植下去的二十多亩松树、枫树等幼苗林也全被毁没了。
 
 
(图为连文展搬运4荒废料的位置)
   紧接着中国维权记者又与连同兴一齐来到了连文展搬运4车荒废料后被定为涉嫌盗窃罪的现场。该地是村民小组的自留山,也是变成了排渣堆放的荒废地,现如今也还有大量荒废料在现场。
 
 
(图为证明)
    
   据村民介绍采矿点都有种植农作物的,但是开矿企业试图以极少的补偿方式获取村民耕作的农田遭到村民拒绝后开始采用非常手段:在半夜开挖掘机过来把农作物都挖光,甚至叫人过来打人。村民们向县、镇以及市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是没有结果。据了解,国家对采矿企业的设立和采矿行为均有严格的法律规定,开矿公司的占耕地毁林地的行为严重侵害了村民的合法权益,许多村民纷纷对此表示不满,现如今已经不是山高皇帝远的时代,即使是偏远的小村庄,政府面对这样的违法行为,也应当为村民挺身而出,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而不是不作为甚至乱作为,让这样的违法行为愈演愈烈。
 
 
(图为关闭整治工作小组发出的通知)
 
 
   政府虽然在2018年4月27日发出通知要求采矿区在2018年5月31日后进行全面封闭要进行修复和治理,但是造成的伤害却是不可挽回的。有村民向记者反映之前山上都有农民的种植物,包括:水稻、茶叶、水果树、松树等农作物和绿植,可是经过开采现在已经不能耕作。据了解,现在能耕作的土地只剩连同兴家脚下附近的一小块地方,村民只能拿来种些青菜,更多的人只能外出打工谋出路,生活困难。
 
事件回放:
08年维权至今无果,称将维权到底
 
   据了解,从2008年矿区被开采到现如今矿区被关闭,连同兴在北京孙耀刚律师的帮助下,前前后后代表吴田山矿区14个村民小组持续向县、市、省政府和国土部等相关部门反映和提起行政诉讼打了40多场官司。要求立即停止开采矿区的公司对其侵害,恢复土地能耕作,赔偿损害。

   但是连同兴告诉记者:“从08年维权到现在,从来都不是轻松的,向各级有关部门反映效果甚微,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提起诉讼维护合法权利,在打了几年官司后,法院却给出的是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的结果,共收到的只是政府的答复件和法院判决书等90多份文书。”
 
(图为连同兴签订的承包合同)
  据介绍,连同兴于2003年5月1日和新吴村村委会签订了25年的山地承包合同,这表明了连同兴及其家人在2028年4月30日前的承包期间对该地具有合理的使用权。但长泰县顺发矿产有限公司在2009年1月17日就以无效开采证件开采长泰县吴田矿区石港湖Sg2矿段,该矿段非法侵占使用了新吴村林地16.9567公顷(254.35亩),而这其中的大部分林地是连同兴向新吴村承包了25年的山地。长泰县顺发矿产有限公司就是非法侵占了连同兴承包地并在其承包范围内进行盗采、排渣及建造工棚。

   甚至在长泰县人民政府要求所有石材荒料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清运完毕的情况下,至连文展被抓到现如今,连同兴的承包地和村民的自留山仍然处在被侵占中。
 
 
(图为长泰县政府关闭矿山通告)
 
    当地村民还告诉记者,有采石企业与相关主管部门的关系令人费解,不但所有的企业在注册之前就能得到采矿证,甚至在公司还没注册就打着公司的名号进行开采。
 
(图为顺发矿产公司营业执照注册于2009年)
 
 
(图为顺发矿产有限公司采矿许可证注册于2008年)
 
   之后针对上述问题,有相关负责人张某辨称,公司先办理采矿许可证后注册公司的行为可能是工商部门在办理业务时参照上面要服务经济发展的宗旨而产生的情况。
连同兴还介绍道:“其子连文展搬运的荒废料是在自家承包地上处理被废弃的石头,不应该被定性为涉嫌盗窃罪而被关押至今。就像有人来自己家里搞破坏了,他们不负责打扫,只能由被破坏的人自己来清理打扫。连同兴强烈希望有关行政机关能秉公执法,公平公正的判断谁对谁错而不是纵容违法行为。”
 
   截至目前,距离连文展被抓案件已经过去了10个月多了,连同兴仍奔波在维权路上。“为什么?自家承包地被侵占得不到解决?连文展不是盗窃,就事论事,是对方有严重过错行为在前,而连文展是在处理承包地上的废弃荒料石,不应被定性为盗运,不应被关押至今。”

    有律师表示:根据我国有关侦查羁押期限规定:“连文展被捕关押至今已长达10个多月,是属于违法超期羁押了。”
 
追踪溯源:
非法采矿变合法,村民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中国企业报曾于2013年2月25日《福建长泰:全国生态示范县上演生态“不文明”》、2014年2月24日《福建长泰:采石业背后的政商乱象》相继报道了福建省长泰县的采矿乱象以及其背后包含的不法现象。中国维权也针对涉嫌侵占村民承包地违法开采矿段的公司及其行为为何没有被追究责任进行了调查了解。

   当地有些村民气愤的告诉记者:“我们才是受害者,但受害者却被抓了关起来,我们的基本农田和农林地被无偿侵占开矿了,没被侵占的也被开矿所产生的的泥浆冲毁了。而那些非法开采的公司靠着盗取不菲的国家矿产资源卖掉,不去抓他们,任由他们赚的盆满钵满拍拍屁股走人给我们这些没权又没钱的老百姓留下满山的坑坑洼洼。”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九条,预先核准的公司名称保留期为6个月。预先核准的公司名称在保留期内,不得用于从事经营活动,不得转让。  

   但据村民们提供的资料等调查发现,长泰县顺发矿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09年3月5日才完成工商注册,但该公司却早在注册的一年前也就是2008年1月17日,就以长泰县顺发矿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名称办理3506000810005的采矿许可证并开始采矿,先开采后办证,这是明显与法不合的程序。依法而言,该公司涉嫌非法侵占连文展家及小组村民的农林地甚至非法盗窃国家矿产资源。另一涉案公司长泰县鑫磊矿业有限公司也用同样的手法获得采矿许可证进行采矿,同理可得,该公司也涉嫌非法侵占连文展家及小组村民的农林地甚至非法盗窃国家矿产资源。

    据悉,报案人之一连旅鑫也非单纯“受害人”,其为了牟取非法利益在2018年12月清运吴田山矿区石材的过程中,为了挖运库池废弃石材就擅自毁了连文展家向新吴村承包种植的二十多亩幼苗林。但是据连文展家人表示:“长泰县公安局指定陈巷派出所办理  ,但是陈巷派出所都不立案、不查案、不转办,至今仍无任何说法和作为。”

    以上种种,都足以说明连文展案及其他一系列事件都存在某些问题。虽与一些开矿企业唯利是图的不法行为有关,但是有关部门监管不力也是导致吴田山一系类事件的重要因素。在这其中有关办案机关和相关部门真的有在秉公执法?公平公正依法处理问题?在此希望通过案件的报道能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和处理,中国维权将持续关注报道。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