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健身房突关6门店疑似跑路 会员维权索赔无门 - 维权关注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新闻

网红健身房突关6门店疑似跑路 会员维权索赔无门

      来源:北青网  发布日期:2019-02-22 14:49:00

(原标题:老板上过福布斯的网红健身房 突关京沪6门店)

2月19日,网红动感单车健身房GuCycle被曝突然关闭上海4家门店,疑似跑路。这个被称为“老板上过福布斯”的网红健身房一下子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2月21日,记者探访北京GuCycle的两处门店同样发现大门紧锁。与此同时,上海、北京的会员纷纷成立维权群,但却苦于人去楼空,索赔无门。不过,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该高端健身房所属的公司并不是第一次放会员鸽子,此前其经营的一健身APP公司也曾上演过“跑路”的戏码。

关注丨网红健身店被曝跑路 创始人曾上过福布斯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GuCycle源于国外Soulcycle的模式,主打精品单车课程,店址都选在北京和上海中心商务区的顶级地段,宣称均由外籍教练授课,相应课程售价也很不菲。

除了场地的优势和外籍教练的噱头,GuCycle创始人的背景也非常吸引人,据媒体报道,这个网红连锁健身房的创始人叫陈骋,2018年8月2日,福布斯中国公布的2018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中,陈骋赫然在列,他也因此接受了不少媒体的采访,他的新潮前卫健身理念更是深受写字楼里的白领们追捧。

种种优势,让陈骋的健身房从出生就开始爆红,2016年,在上海中心商务区连开4家分店,北京的国贸和三里屯开了2家分店。但谁也没想到,老板刚刚登上福布斯中国榜单才一年,这个连锁健身房就换了掌门人,由陈骋的搭档司维接手以后,GuCycle便爆出上海门店关张,老板疑似跑路。

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上海静安区GuCycle会员肖女士,她表示自己2018年7月接触的GuCycle,当时认为氛围还不错,就办理了会员。而多名GuCycle会员都表示,在2018年双11期间,上海和北京的GuCycle进行了一次大幅优惠活动,大部分会员觉得便宜不少,就趁机充了值,肖女士也同样充了不少。但在充值之后他们却发现教练越来越少,课也越来越难约。再之后就传来了门店相继关门的消息。

2019年2月1日,准备上课的教练和会员突然发现,上海最后一家GuCycle门店被封了。肖女士还有近7000元的课程没用过。而向工作人员询问的结果是“教练集体休假”,肖女士说:“现在想想,问题那时候就已经产生了。”

上海分店出问题 教练还安慰学员波及不到北京

北青报记者随后添加了一个名叫“GuCycle维权群”的微信群,其中有近300名GuCycle的会员,大部分是上海的会员,也有一些北京的。而记者通过询问上海地区的会员得知,上海四家门店的会员超过400人,目前剩余课时所涉及的金额超过100万。

大的维权群以外,记者又找到了一个北京GuCycle维权群。群主王女士此前是北京GuCycle三里屯店的会员。据她介绍,三里屯店开业两年多,其在该店健身也有一年半的时间。去年11月上海店面出现问题她就知道了,北京公司还抽调了两名教练到上海,但当时北京店的工作人员还安抚她称,上海方面的问题对北京没有任何影响。

“但没想到,还没过完年,公司就失联了。”王女士说,北京门店突然闭店,当时包括她在内的很多人都被蒙在鼓里。

对于会员们的损失,王女士给记者看了一份表格,统计了会员们剩余的课时,其中有会员剩余课时多达178节,价值15644元。

探访丨北京两家门店均紧闭大门 总部分店电话无人听

北青报记者连续两天拨打了GuCycle的客服电话,但无论是总部还是分店,一直都无人接听。

记者21日又分别探访了北京GuCycle的两家门店,位于CBD的GuCycle大门紧锁,门上只残留一张A4纸的边角,疑似被撕掉的通知。而位于大门上方的显示屏仅能看到残留的logo痕迹。

对于该店面何时闭店,北青报记者又询问了周边商铺,其均表示不知情。

于是记者转战GuCycle三里屯店,发现该店同样大门紧闭,但可以看到,店面内部的设施并未撤离,动感单车专用的运动鞋整齐地摆放在柜子内,桌子上还摆放着纸杯和售卖的矿泉水。

周边店铺店员称,该健身房从过年开始就一直未开门。而商场工作人员则在提供了更为准确的信息,自从大年二十八(2月2日)开始,GuCycle就一直关门,也未曾与商场取得联系,商场也联系不上对方,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

记者登录GuCycle官网及小程序,发现其课程仍可购买,价格从280元至10800元不等。但课程购买后,却无法预约上课。而在其服务条款中,也仅写明了不予退款的多种情形等“霸王条款”。

对于店家失联的问题,商场方面称无能为力。

王女士表示,她已就相关权益问题咨询了消协,但消协表示找到负责人才能想办法调解。

调查丨所属公司也曾突然“解散”经营的另一健身APP

健身多年的孙女士,去年迷上了GuCycle动感单车,并在上海一门店充值成为会员,曾经一度两天骑车三次,但去的次数多了,也逐渐发现了问题,“曾经有一个前台人员,骗了会员的钱,GuCycle没有协助寻找。”孙女士说。

11月18日,孙女士在微博吐槽GuCycle,“把一手好牌打的稀烂”,“估计是要挂了。” 一个半月,上海四家GuCycle全部关门。

据了解,GuCycle上海新天地店2016年开业,2018年7月底,相距不过800米的K11店开业,9月初,新天地店以装修为由,再未开启。孙女士认为,精品化路线的健身项目急功近利,盲目扩张,导致了最终的问题。

孙女士说,2018年11月GuCycle的控股公司老板司维开始接手GuCycle的业务,但认为明星教练薪资过高,随后该公司被曝存在欠薪情况。教练和管理层沟通无果后,几个全职明星教练选择了主动辞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丧失了明星教练,GuCycle的形势开始急转直下,直至最后闭店跑路。

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2019年1月30日,GuCycle所属十辐一毂(北京)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原因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而进一步调查,记者发现,十辐一毂(北京)健康咨询有限公司的股东和光同尘(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对其100%控股,该公司旗下产品全城热炼于2015年年初上线,用户只需支付99元每月,就可去所有合作的健身房健身,但同个健身房每月去的次数不得超过3次。

不过,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2015年8月,全城热炼更改了99元/月的模式,改为京沪299元/月,其它城市199元/月。2016年2月,全城热炼又改为次卡的模式,同时合作的场馆变少,次卡价格相对较高。五个月后,全城热炼解散,创始人司维开始和陈骋低调转型动感单车项目。

分析丨健身房跑路已成套路

事实上,这种健身房跑路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2018年10月28日,大连亿豪健身馆被贴“清欠公告”。这家据称有1500多位会员的健身会所在贴出公告两天前就因拖欠巨额水电费和热水费而被房东停水停电,老板早已跑路。

美健健身成立于2011年,是南宁市内规模较大的健身品牌之一。在南宁有7家分店。2018年6月16日,有网友爆料南宁美健健身凤翔店跑路 ,数百名会员集体到店维权。2017年天津康帝健身房10月初试运营,10月中旬就大门紧锁,450多名会员的会费打了水漂。

健身房跑路事件时有发生,那么面对这些套路,我们如何才能尽量保护自己的财产安全呢?

北京中盾律师事务所张建锋律师表示,一旦健身房失联,可以先选择向法院民事起诉健身房公司企业单位;其次可以向消协和工商局投诉;最后,还可以向公安局报案,因为如果里面有虚假的办卡信息或知道自己马上要倒闭了,还在收钱办卡,都涉嫌诈骗犯罪。

本次事件中,跑路的健身房在闭店前仍在搞优惠,就有涉嫌诈骗的嫌疑。张建锋律师表示,在选择健身房时,一定要对场馆背景有一定了解,选择成立时间长,有口碑、有一定声誉的场馆。

其次购卡时不要被低价、超长健身时长诱惑,这是许多有“跑路”计划的健身场馆在“蒸发”前的惯用招式。两年卡1000元,三年卡1100元,四年卡1200元……看似优惠实则是一个有去无回的陷阱。

对于刚成立的健身房,一定不要轻易去办年卡!如果发现健身房的客户量过少,没几个人去健身,甚至成本都不够时,赶紧要求退款退卡,否则健身房会随时跑路。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文章:


  • 360健康公益
  • 360搜索
  • 百度
展开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