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微博维权”,为什么明星必遭反噬? - 维权关注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新闻

都是“微博维权”,为什么明星必遭反噬?

      来源:快资讯  发布日期:2019-06-27 15:39:18

     最近,看到好几则“网络挂人”的新闻,事件发展都有点令人出乎意料。

     先是曾轶可微博九宫格挂警察,随后被全网批评教育了一番。

     好不容易从失踪人口名单中走出来,又翻凉了

    另一则挂人的新闻更荒唐,一位航班乘客在网上吐槽飞机毛毯不足,居然被某民航自媒体挂出来,空乘还抱团网暴了乘客。

    这就像一件事的两面,都属于发生冲突的其中一方滥用网络舆论,不占理,先告状的。

   今天我们来聊聊网络告状这事儿。

   明星每次挂人,都会变成挂自己……

    说起来,曾轶可微博维权不是第一次了。

   之前快递把她的东西丢了,她也是直接将快递员名字连电话挂出来艾特公司投诉。

    除了曾轶可,自以为可以用自己的名气施压,最后却遭遇强烈反噬的明星不在少数。

    演过《丑女无敌》的女演员毛俊杰,也试过不配合海关安检,发微博称海关工作人员故意刁难,检查了一个小时才放行。

   还晒出了工作人员的“凶照”,来证明他们的蛮横

   而海关工作人员调取监控查验后,原来毛俊杰检查不过花了9分钟,可期间毛俊杰不断骚扰海关人员,还在禁止拍照区域拍照,才有了海关人员批评她让她删除照片的行为。

    薛之谦则以自己的主观情绪,判断护士故意为难他奶奶,在网上挂了护士的照片。

    护士澄清以后,网友反而站在了护士这边,认为护士根本没对薛之谦奶奶搞什么“特殊对待”。

   张歆艺也在微博中投诉过,称自己因为头晕被推到急诊,医生没对症下药,只简单粗暴地开“止晕针”,还疑似嘲了一下医生的口音。

     后来医生解释,她当时是拍了片子,医生才开的止晕针,本意也是想让她先缓解一下头晕的症状。

    冷静下来的张歆艺,也承认自己是“一时口快,没有hold住自己的情绪”,好好道了歉。

    黄小蕾曾在微博上投诉迪士尼,晒出工作人员的名字电话,指责工作人员故意为难,不让她女儿参加其中一项游乐项目。

   据工作人员的叙述,黄小蕾女儿的身高和游乐项目的最低身高要求还差了1厘米。

    在工作人员劝阻后,黄小蕾还强制进入了游乐设施上不肯下来,期间工作人员想拦住她,还被抓伤了。

     当然了,这个黄小蕾自己也有话说,说自己被阻挠时抓伤工作人员是正常的,而自己也扭伤了腰。

    不过硬要带着两岁半的孩子去坐过山车项目,真的OK吗?

   孙俪在拍戏时,曾公开投诉剧组边上有施工部分昼夜开工。

    由于孙俪微博影响力巨大,当地市政一通折腾,向相关部门反映了。可由于酒店周围施工的是重点工程,施工队也办了夜间施工许可证,所以工程并没有莫名停工。

    反而是孙俪受到了网友谴责,一来是因为她不明所以的投诉,很可能导致工期延长,耽误居民出行。

   二来是,孙俪觉得施工扰民,可以走正常渠道投诉,没必要一言不合跑到微博上质问,利用舆论和公众影响力施压。

   网络的本质属性之中,就有一项是舆论监督工具,可网络维权,是应该留给那些真正无力发声的人,而不是公众人物为了自己的情绪而乱告状的。

   谁大声,谁人多,谁有理?

   日常生活中,喜欢挂人、不占理先告状的不止明星。一些网红博主和自媒体,也仗着自己有些许影响力,虚张声势,作威作福。

    最近有一条“汽车博主推搡外卖小哥”的视频。

   视频中,汽车博主王兮兮对外卖小哥拳脚相向,而小哥没有还手,一直在想办法打电话。

    应该是打电话报警

   王兮兮的朋友也只是象征性地拦了拦,全程都在拍外卖小哥。

   更荒谬的是,态度跋扈的王兮兮竟然叫嚣:“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随后自爆自己是“干媒体的”,言语里全是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莫不是想在汽车栏目上曝光小哥?

   拒绝承认这位同行,太丢脸

   事件起因是前几天外卖小哥和王兮兮朋友的车在路上发生了剐蹭,交警判王兮兮朋友全责,第二天几个人又碰巧偶遇,一时气愤就动手了。

   视频在网上曝光后,王兮兮一开始还挺委屈的,称这段视频“掐头去尾”,自己一定会和警方还原真相。

    可是私底下,王兮兮则是发动自己中传的校友,想要各路媒体一起上,洗白自己。

   不过,事实真相交警早就做出了判断,哪里是你想洗白就能成的?

   自媒体仗着自己有些影响力,借此煽动情绪也不止王兮兮一例。

   前天,有位乘客在网上吐槽了一下飞机上的毛毯不够,同时艾特了一下航空公司。

     这位乘客的吐槽并没有很过分,语气也OK,但是却被一个名为“民航XX报姐”的自媒体挂了。

   这就这样一条简单的吐槽,居然遭到了空乘人员的抱团网络暴力。

乘客的个人信息被人肉,不少人咒骂她配不上自己的学历。

   甚至还有人用上了想给这位乘客发“裹尸袋”这样的过分言论。

   这些抱团攻击乘客的空乘人员们的低素质在网络平台上一览无遗后,一开始煽动攻击情绪的自媒体“民航小报报姐”发文道歉了。

   可这道歉的话,还是阴阳怪气,还提议民航公司以后“要么都不发”毛毯……

   还有一种利用自己的特权为所欲为的就是粉丝。

   当代粉丝打着先撩者贱的旗号,无底线人肉网暴网友的事也不在少数了。

   最出圈的还是蔡徐坤粉丝网暴民航大学陈某宇的事件。

   蔡徐坤要染黑发给自己的粉丝当福利,陈某宇就吐槽了一句自己实在不理解这种粉圈。

结果陈某宇被粉丝们扒出了学校、照片,还有无休止的辱骂。

陈某宇很快就在网暴下道歉了。

可粉丝仍是不依不饶,人肉完陈某宇就人肉支持陈某宇的朋友,只是因为人家指责了一句脑残粉。

就安排了网暴人肉一条龙,还给人家P遗照。

   就连支持陈某宇都不行哦……

    而我想问以上这些人,仗着自己有话语权优势,仗着自己人多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网络告状,讲道理还是颠倒黑白?

   客观地说,过去十几年里网络舆论也是实实在在是解决了很多问题的。

   比如在遇到消费争议或者不公平待遇的时候,普罗大众就有了一个直接与官方组织反馈,或是借助第三方平台曝光的机会。

    尤其是在私下渠道没能得到解决的时候,在网上发声,收集有同样遭遇的网友的声音,维权时也就汇集到了更强大的后备力量。

   今天热搜上的“某品牌猫窝闷死猫”事件,就是因为有一名猫主人买了设计有缺陷的猫窝,以致毛孩子惨死,私下与客服沟通无果,在网上发起了控诉。

    后来不少有过同样遭遇的消费者也参与了声讨和维权,宠物店目前至少已下架了产品,许多猫主子也意识到了这种产品存在的缺陷。

    希望品牌方拿出实际行动补救

   但是还有许多人,他们把日常生活中的冲突晒到网上——挂交警,挂窗口办事员,挂商家的行为,配上一段以单方面为视角切入的“事发经过”,声讨得义正严辞。

   当他们满心期待群众站在自己这边的时候,等来的却是嘲讽……甚至是更严重的后果。

    毕竟每个人的规则和人情标准可以不同,但如果过于关注自己,缺少了与普罗大众的共情,结果就是让人觉得这个人矫情,不讲道理,不懂尊重人。

    所以某个职业抱团取暖,指责消费者/被服务者,舆论也一样会反弹,这也是共情的问题。

   明星也要挂人,这其实不奇怪。明星也是人,他们也要穿衣吃饭,也要宣泄情绪,也会和人发生矛盾和纠纷。

   只是,普通人随意挂人,尚且会遭到反噬,明星就更容易变成“自爆”,不仅网络舆论不支持,还会怒斥明星没道理、搞特权、脑子有问题……

   更何况,明星在网络上撕普通人,本身就不合“规则”。

   张含韵下午怼粉后又删了,也许是意识到“不给别人添麻烦”

   明星不止有影响力,还有粉丝。饭圈文化熏陶下粉丝战斗力惊人,正主还没怎么样呢,粉丝已经开始冲锋陷阵了。

   去年底有位网友在微博上吐槽了自己最不喜欢的四位女歌手。

    没想到引来本尊点赞,邓紫棋还一边转发原PO,一边抖机灵发起了组合投票。

   于是,粉丝们蜂拥而上,向原po发起网络攻击,人肉网友个人信息。事情闹大后,吉克隽逸发文,表示自己只是开玩笑,不是要曝光或者发动群攻。

    被人肉的网友据理力争,认为正是被掌握话语权和拥护者的明星给自己点赞,才会在客观上发生网络暴力。

    明星的特权不只是他们有一个“扩音喇叭”,声音能让更多人听到,更可怕的是这个喇叭下面,天生带着无数拥护者。

最初,曾轶可的粉丝是这样回应的

    普通人在这个模式下,就像是进了亚马逊河里被食人鱼撕咬的动物,如果不是有特殊条件(公权力支持或者别的大V保驾),大概率连一回合都撑不到。

   “网络告状”有它的弊端,也有它的实效。告状前,先审视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合理,对方应对有没有明显错漏,再说挂的事吧。

E姐结语

    我是普通的职业者,朝九晚九,日常加班。我天然会理解一个工作中的人很多时候状态都不是完美的,也很难做到完美,只要对方遵守基本规则,我愿意和他们相互体谅。

    譬如不为难服务员,譬如随手好评……相信大多数群众都是如此。

   但有一部分人(不光是明星)没有这个同理心,他们用最苛刻的标准要求别人,却忽视自己在同一规则尺度内的瑕疵。

   曾哥在边检的事,在我看来就是典型的陷在自己的情绪里。

   被官媒点名之后,私博依旧嘟嘟囔囔认为自己没错,那未必是曾轶可就怎么“坏”,而是她认为自己的行为有瑕疵可以带过,却要求一个执法者既讲规则,又讲人情,必须顺着自己的意思来。

    谈娱乐圈的时候,我们时常提到少年成名和文化教育缺位,而另个一个大问题则是,这个圈子里他们在脱离了“正常”(意思指从事主流社会工作)模式的社会生活的同时,实际上也脱离了“正常”模式的业余生活。

    曾哥说她出过很多次国,殊不知她出国越多,离普通职业者的心理距离就越远。

   无论是从对“主流”职业者的同理心出发,还是从舆论公平考虑,网络时代,依旧需要“谨慎挂人”,明星尤其如此。多一点相互体谅,世界才能顺畅运行。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文章:


  • 360健康公益
  • 360搜索
  • 百度
展开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