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展台遭车主举牌维权:质量差还修不好 - 维权关注 - 中国维权

语言:繁体版当前时间:

维权热线:400-017-5977

新闻

小鹏展台遭车主举牌维权:质量差还修不好

      来源:观察者网  发布日期:2019-09-09 15:16:24

(原标题:成都车展| 小鹏展台遭车主举牌维权:质量差还修不好)

 

(观察者网 文/徐喆)9月5日,成都车展开幕首日及媒体日,小鹏汽车遭遇了车主现场举牌维权。

现场,手持一张A4纸的女士出现在小鹏汽车展台,纸上赫然几个大字:小鹏汽车质量差,反复修不好。除了手持的纸,这名女士身上穿的T恤正面也同样写着这句话。

当这名女士出现的时候,小鹏汽车展台正在举办主题为“天生智能”的新闻发布会。女士不喊也不闹,静站在展台入口处,直到有工作人员上前拿着雨伞一路跟随着,女车主便一路躲避,并对工作人员表示,“离我远点。”

根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在现场维权的这名女车主刘雪(化名)表示,自己6月20日在北京提车,到现在才两个半月,“基本没怎么开,不是停地库就是在修车。”

她具体列举称,自己购买的小鹏汽车遭遇了各种异响,换完一个配件又换另一个。方向盘异响,底盘异响,减震异响,连减震驱动轴都换了,还没修好。

她还为购买这辆车感到后怕。“刹车异响,过颠簸路段底盘感觉特别差,ABS刹车泵总介入,已经有车主ABS失效了,我们也担心。因为我们开的(里程)少,即便如此就已经换了很多零件了。车跑了4000公里,有2000公里都在修车路上。”

对于维权的目的,车主表示:“就是要退车。”

针对此次维权事件,观察者网汽车频道联系到小鹏汽车公关部,对方表示在事发后已向维修部门求证,根据维修记录,女车主的车辆已于其维权当日全部修理完毕。而关于女车主的相关信息,小鹏公关部不方便透露太多,仅回应称该女车主此前同样参与了“7·10维权事件”。

成都车展上的小鹏P7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小鹏汽车第一次遭遇车主维权了,小鹏正陷在一场重大的信任危机中。

成立于2014年的小鹏汽车,由出身互联网企业的UC浏览器创始人何小鹏一手创立。2018年12月,首款量产SUV车型小鹏G3正式上市,先期由海马工厂代工,后期完成自建工厂生产。而在今年四月举行的上海车展上,小鹏又向外界公布了第二款量产轿车P7。

今年1-7月,小鹏汽车累计交付超过9000辆小鹏G3,在众多造车新势力中名列前茅。同时,截止去年的B+轮,小鹏已累计获得140亿元的融资,并计划于2019年底前完成总计300亿元融资。然而,整体市场环境的下行,加上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坡,让包括小鹏汽车在内的造车新势力同样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7月10日,在首款车型上市仅仅半年后,小鹏官方即宣布2020款小鹏G3上市,相比2019款车型,新款G3的最高续航里程却从365km里提高到了520km,而价格却并未明显提升。小鹏汽车本想以换代提升产品力,却引来相当数量老车主的强烈不满,更有甚者一度拉出横幅出现在经销商处,要求退车。甚至与何小鹏有着私人恩怨的孙睿晨也来凑热闹,声称愿出1000万补贴老车主起诉小鹏汽车。

迫于舆论压力,何小鹏先是在微博上向老车主公开道歉,随后在7月24日,小鹏汽车官方公布了针对老车主的补偿方案二选一。其一是小鹏用户获得价值10000元的消费积分,其二是选择3年后再换小鹏汽车时旧车6折置换的权利。但是仍有一些车主对小鹏给出的方案不买账。有老车主表示,在新款车型上市之际,仍有小鹏的销售人员在推销旧款车型,涉嫌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

据央视财经等媒体报道,在小鹏汽车的大本营广州,部分车主甚至已经在商讨法律条款,准备向小鹏提起诉讼。

同时,随着交付数量的上升,小鹏G3的一些质量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8月中旬,一辆用于小鹏旗下共享出行品牌“有鹏出行”的小鹏G3因操作失误撞上路边绿化带的水泥护栏,但车速并不快。然而在发生碰撞后,这辆小鹏G3的车轮受损严重。从事故图片中可以看出,小鹏G3的左前轮连接轴完全断裂,整个左前轮已经陷入底盘内侧。对于这起疑似断轴事故,有鹏出行回应称,相关人员已马上进行妥善处理。根据现场和实车分析,该事故仅造成左前轮胎、轮毂和悬架受损,并未出现断轴。

另据华车网报道,日前部分小鹏G3车主投诉称车内有强烈异味,且在开车后出现咳嗽、头晕、呕吐等不适症状,而停止开车一段时间后症状会逐渐缓解。对此,已有不少遭遇此类问题的小鹏车主联名致信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消费者协会请求介入调查,联名信中同时列举了大量小鹏G3的质量问题,包括动力无故丢失、刹车异响、转向异响、续航里程虚标等。

小鹏则于8月22日回应称,公司委托第三方鉴定机构检测显示,小鹏G3的内饰品质完全正常,车内苯含量、甲醛含量均远低于国家相关标准要求。

更令人震惊的是,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近日有部分小鹏车主表示,在小鹏汽车目前唯一的一款车G3前两轮中间,隐藏在底盘护板后面的隔音降噪材料,使用了一些订书针进行固定。

还有车主表示,除了车底使用了订书机固定之外,在驾驶位油门踏板位置附近,也发现了疑似订书钉固定的情况。

就车主反映的车底和油门踏板位置的订书钉问题,未来汽车日报向小鹏汽车求证,其表示车底下的“白色钉”用来固定隔音棉,而油门踏板位置的订书钉非车辆自带,“跟小鹏无关”。

小鹏汽车创始人、董事长何小鹏一直将其消费者尊称为“鹏友”。值得一提的是,在9月1日播出的《财经时间》栏目中,何小鹏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很多车企“把术语进行堆叠来过度营销”、“以客户为导向,把车卖了就不管了,而不是以用户要用得好,运营得好为逻辑”。

 

小鹏汽车年初制定了今年7月底要前完成10000辆交付,离2019年底还有不到四个月,目前却仅完成9214辆,未达目标。而其全年目标为4万辆,从时间上看交付压力很重。同时,多事之秋中的小鹏汽车距离融资目标仍有超过150亿元的缺口。在小鹏G3换代风波发酵之际,《人民日报》7月31日曾刊发评论文章称,小鹏汽车的产品冲到了前面,而市场营销、客户关系维护等运营能力却落在后面,要想走得快,还要走得稳。何小鹏和小鹏汽车的下一步该如何走,新老车主、各类媒体和“吃瓜群众”们都在看着。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文章: